穿越之弃妇谋大结局:虫子趣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起凡教育 时间:2020/06/05 14:44:33

我们定期喷洒药水,但是每次总有那么一两个勇敢的幸存者。我的未婚妻总是喜欢把剩菜剩饭扔在厨房里,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蟑螂问题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直到某一天早上,她起得比我早,居然在厨房里看到蟑螂们围成一圈在“开会”,享受前一天晚上掉在地上的一块鸭脖子。

译者:哈摩 来源:东西 (http://dongxi.net/)
原文作者:Time Out Beijing
原文链接:http://www.timeoutbeijing.com/features/Blogs/13693/Bug-out.html


我爸爸是个中国宗教文化研究学者,小时候他就会讲一些搞笑的故事来哄我们开心。他说,灶君其实本来是蟑螂神,因为以前人们常常祭拜他,所以他才会不让那些蟑螂小鬼进屋,现在还能在中国老房子供奉灶君的壁龛里常见蟑螂的踪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灶君在人与动物的自然斗争中还做了少有的妥协呢。


先不说其他昆虫,反正我是很喜欢蜘蛛的(如果你要义正言辞地向我指出蜘蛛不是昆虫的话,发邮件到我的常用地址好了)。昏暗的灯光下,淡淡的蜘蛛网若隐若现,难道还有什么比这个景象更美的吗?今年早些时候,我就发现家里边有蚂蚁,哪怕是餐柜边小小的一滴蜂蜜都会引来一支庞大的蚂蚁军,还有就是狗狗吃饭的碗边也总是聚集着大量的蚂蚁,不知想了多少办法也没能把它们赶走。不过我倒是很佩服这小东西惊人的毅力呢!

每次墙裂的一个微小的细缝都能成为他们新的入口。为了保护狗狗的食物,我在周围筑起了“护城河”,有一些蚂蚁就在水里淹死了,但是剩下的蚂蚁们就以先驱者的尸体为桥,毫不畏惧我的护城河。勇敢的开拓者们每天都能找到新的渠道,书架旁边每天都有蚂蚁战士们建立起来的“胡志明小道”。当然,不少战士已命丧我手,但是这是一个值得与之战斗的对手,就像在沙漠中与隆美尔将军作战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邻居装修公寓,这也意味着蟑螂大军的迁徙之旅开始了。我以前大概每两个星期才能看到一只蟑螂,每次看到“小强”的时候,我都会不失时机地抓起离我最近的武器朝它砸过去,不仅如此,事后我还会把尸体烧得灰飞烟灭。但是,有一天我打开壁橱的时候,居然看见十几只蟑螂慌忙向黑暗中逃去。

我们定期喷洒药水,但是每次总有那么一两个勇敢的幸存者。我的未婚妻总是喜欢把剩菜剩饭扔在厨房里,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蟑螂问题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直到某一天早上,她起得比我早,居然在厨房里看到蟑螂们围成一圈在“开会”,享受前一天晚上掉在地上的一块鸭脖子。

除了少数不走寻常路的昆虫专家之外,我觉得其他任何人都不会对蟑螂抱有什么好感,它们就是给外敌入侵打头阵的。大概一万年前,在中国出现人类的时候,这片土地上也就有了蟑螂,古老的居民看见蟑螂的时候大概也是大声叫着说“拿块石头砸死它”吧。好像没有哪种文化记载过蟑螂神明的英雄事迹,佛教经卷也没有哪个故事说人类因为拯救了急流石缝中的蟑螂一族而扭转命运,就连扫地都会小心翼翼不杀生的耆那教僧侣,要是必要的话,也会毫不留情地踩死蟑螂的吧。

人们一般都对蟑螂有敌意,它们总是躲在角落里,然后在你逮到之前飞快地溜走,并为此洋洋得意。要是抓到了其中一个,你几乎都能听到它傲慢地叫嚣:“我的兄弟们还能享受我的尸体哦,愚蠢的地球人啊。”有一篇研究世界毁灭的文章《The World Without Us》让我看了之后倍感欣慰,因为里面说蟑螂经过核破坏之后也将不能存活。这几乎改变了我对核毁灭的看法:如果它在带走人类的同时也能带走蟑螂的话,那也算是值了。

我们试了好多种方法,但即使是大屠杀也没能解决问题。有一天,我们终于意识到此祸一天不除,将后患无穷。于是把狗狗送到朋友家,开始大扫荡。朋友是个天生的乐天派,听了我们惨绝人寰的屠杀计划之后,说:“其实蟑螂是从美国传入中国的。”但是因为这家伙正霸占着我家的房子,所以我拒绝承认这一点。

毒药慢慢起作用了,接下来的三天,蟑螂的尸体真是随处可见。有些吃了毒药之后变得很虚弱,但是一旦被碰到还是能迅速逃跑。我把这些蟑螂的尸体都扫起来扔到马桶里,看着这些小东西被水全部冲走。这之后,我们决定以后每个月都要做一次大扫除,以防止蟑螂大军再次来犯,不过我想还是先把灶君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