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主席照片:十大最有可能复活的灭绝动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起凡教育 时间:2020/02/20 22:20:33
十大最有可能复活的灭绝动物(2009-11-27 13:23:11) 标签:恐龙 化石 灭绝动物  任何生物的“制作”都离不开基因,基因的保存需要非常小心,如果接触到阳光或细菌,就会被污染,使遗传信息“失效”。但如果某种动物在西伯利亚被冻死,或跌入黑暗干燥的山洞,基因得以成功保存的几率就会大很多,借助现代科技可能使之“复活”。2009年1月7日出版的英国《新科学家》杂志,罗列了10种最有可能复活的古老动物。


剑齿虎

剑齿虎是大型猫科动物进化中的一个旁支,生活在距今300 万~1.5 万年前的更新世——全新世时期,与进化中的人类祖先共同渡过了近300 万年的时间。剑齿虎长着一对巨大的犬齿,足有半尺长,现在的动物除了大象的牙齿比它长外,再没有其他的动物了,可大象的长牙不是犬齿而是门齿。剑齿虎曾广泛分布在亚、欧、美洲大陆上,但化石数量出产最多的和骨架最完整的地方是在美国。美国洛杉矶有一个著名的汉柯克化石公园,这个公园原先是个沥青湖,面积还没有北京北海公园的1/ 3 大。当地的印第安人就利用这些沥青来烧火做饭,后来白人夺取了这块土地,在沥青湖上打井采油,挖沥青铺路,湖中埋藏的化石便被发现了。从1875 年发现第一块化石起,100 年来挖出2100 只剑齿虎,此外还有大量其他脊椎动物的化石。有趣的是,这2000 多只剑齿虎若按年龄来分析,幼年的仅占16.6%,而青壮年的却占82.2%,表明了它们是来这里捕食陷入沥青湖的猎物,而遭到灭顶之灾的。



尼安德特人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简称尼人,常作为人类进化史中间阶段的代表性居群的通称。因发现于德国尼安德特河谷的人类化石而得名。尼安德特人是现代欧洲人祖先的近亲,从20万年前开始,他们统治着整个欧洲和亚洲西部,但在2.8万年前,这些古人类却消失了。最早发现的尼人化石是1848年出自直布罗陀 (Gi-braltar) 的一个颅骨,但当时未被重视。1856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附近的尼安德特河谷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具人骨化石(包括头骨和部分体骨)。这一发现引起了激烈的争论。由于当时对早期人类的存在缺乏认识,许多学者怀疑尼安德特人是化石人类,以致把它作是现代人的病态类型、最低能的人或者是古代野蛮种族的骨骼。因而尼安德特人在进化中的地位未得到肯定。争论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后来在欧洲的许多地点又发现了更多的尼人类型化石,尼人作为介于直立人和现代人之间的一个阶段的人类(有人称之为“尼人阶段”)的地位才得以确立。继尼安德特人化石发现之后最为重要的发现是1908年在法国圣沙拜尔发现的人骨骼化石。著名的法国人类学家M.步勒研究了该化石,于1913年发表专著,称圣沙拜尔人化石为尼人类型的典型代表。


短脸熊短脸熊是冰河时期陆地上最大的食肉动物,他们的活动范围遍及整个北美地区,由于嘴部偏短而得名。它高约两米,搬运1800磅的东西不费吹灰之力,如果这种推测无误的话,短脸熊也将是地球上存在过的体形最为庞大的熊。距今200万年前,北美大陆北部生活着俗称“美洲短脸熊”的可怕的肉食动物。它们的主要猎物为丽牛和美洲野牛,因而也被称为“噬牛熊”。在巨大的短脸熊面前,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食肉动物北极熊就“小巫见大巫”了——短脸熊站立时比北极熊高1/3,重达1吨。短脸熊除了生满利齿的大嘴外,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拥有长长的四肢。它们平时散步时,背部距地面约1.5米,而当其直立时,则要超过3.4米。第四纪冰川对北美洲影响巨大,大量大型食草动物消亡,短脸熊随之数量减少。不巧的是,在这个时期其他杂食熊类“入侵”北美大陆,在食物适应方面更占优势。短脸熊不仅面临着自然界的挑战,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还难以寻找交配对象,这3种因素交织在一起,促使短脸熊消亡。目前有短脸熊样本保存于冻土之中,但为短脸熊寻找“代孕妈妈”比较困难,惟一与短脸熊基因相近的南美洲眼镜熊,体积只有短脸熊的1/10,很难承担“代孕妈妈”的工作。



塔斯马尼亚虎塔斯马尼亚虎,是生活在澳大利亚广裘的土地上的有袋类食的种族。这种动物因为它的身体上有虎斑一样的条纹,因而得名。其实它并不是真正的猛虎,形态和大小与狼更为接近,所以也被称为袋狼。它和狼的亲缘关系就象鳄鱼和乌龟那样远,而和袋鼠的关系更近些。塔斯马尼亚虎是有袋类,当然身上也有育儿口袋,不过,它的育儿袋食是向后开的,这样捕食的时候,幼兽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1999年5月,澳大利亚国立博物馆决定启动运用克隆技术复活塔斯马尼亚虎的项目。2002年5月,克隆项目小组宣布,塔斯马尼亚虎DNA酶复制成功,从库存标本瓶中浸泡着的一只塔斯马尼亚虎的幼仔体内细胞中成功提取了克隆所需DNA。 2009年2月,澳洲博物馆囿于现有技术条件不得不忍痛中止塔斯马尼亚虎的克隆项目。消息一经传出,澳各大小报章竞相转载,一时间人们无不为之扼腕叹息,更有媒体干脆报道说“克隆项目已彻底失败”,“该研究项目已遭放弃”,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与数年前该博物馆宣布启动克隆项目时所造成的轰动效应形成巨大反差。与此同时,野生动物保护主义人士则拍手叫好。他们认为,企图通过克隆技术使塔斯马尼亚虎复活本来就是本末倒置。人们总是这样———拥有时不知珍惜,失去后弥觉珍贵。与其花费巨额人力物力和财力去试图复活已灭绝的物种,倒不如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保护与拯救现有濒危物种,以使其免于灭绝的噩运。比如上面提到的塔斯马尼亚魔鬼,其野外种群在过去的10年间因一种原因不明的面部恶性肿瘤的侵害已死亡过半。如果不尽快采取积极的保护措施,那么若干年后,塔斯马尼亚魔鬼必将重蹈袋狼的灭绝覆辙。澳洲科学家的知难而退是尊重科学的无奈之举,显然,以现有的技术和条件,克隆复活塔斯马尼亚虎的努力有些力不从心。但澳洲科学界并未悲观,他们相信,这个项目目前只是暂停,随着科学的不断进步,早晚有一天,这一灭绝物种定会被成功复活。 


雕齿兽雕齿兽(Glyptodon)有史以来最重的有甲哺乳动物,体型跟甲壳虫汽车一样。它的形态跟乌龟很像,但是它高耸的壳是由许多块小骨头片组成的。尾巴很有型。雕齿兽估计是草食性的,以草及其他近河流的植物为食物。它有可能每一小时只行走1-2里。雕齿兽的外表就像早期的甲龙下目,这可算是不同分支的趋同演化至相似形态。雕齿兽是一种从化石中发现的犰狳状食草哺乳动物,生活在上新世、更新世期间的南美洲包括从阿根廷的彭巴斯草原、乌拉圭到巴西一带。存活直到更新世晚期(距今约30,000-8,500年前)。属于贫齿类动物,雕齿兽属,除下部外整个躯体包在由骨片形成的甲壳内。雕齿兽堪称为哺乳动物中的“铁甲武士”,成熟的雕齿兽身体全长约4米,背部最高达2.5米。它们身上的坚硬盔甲直径就经常大于两米,保护着它的身躯。雕齿兽还有一条超过1米长的管状尾巴,尾巴的末端有厚角质化的刺,就像一条带刺的巨型棍棒,是它的防御利器。显然,在这样的坚硬装备与武器之下,再凶猛的肉食动物,也很难对雕齿兽攻击而猎食。


披毛犀披毛犀(学名Coelodonta antiquitatis),又名长毛犀牛,是一种已灭绝的犀牛,生存于更新世,并在冰河时期存活了下来。披毛犀生活在欧亚大陆北部,而其近亲的板齿犀则生活在南方。披毛犀有一只扁平的角,可以推开雪来吃草。它亦有一层厚厚的毛皮及脂肪,用来在寒冷的环境保持温暖。2009年10月吉林省汪清县发现1万年前灭绝的披毛犀头骨化石。又名长毛犀牛,已绝灭的一种哺乳动物,归于奇蹄目犀科双角犀亚科。曾是旧石器时代人类的狩猎对象。根据在西伯利亚发现的披毛犀冻尸,在波兰发现的浸泡在沥青沉积里的尸体,以及法国旧石器时代洞穴中的壁画,现代人得知披毛犀体表披有御寒的长毛和浓密底绒毛。这类动物头骨长而且大,头部和颈部向下低垂,额上和鼻上各长有一支犀角,鼻角尤其长大,向前倾斜伸出。它的臼齿齿冠很高;釉质层厚,有许多褶皱;齿凹内充填了致密的白垩,适合于咀嚼质地干燥地的草本植物。一般认为是在更新世冰期气候条件下发展起来的,但是在气候温和的草原环境的沉积里也发现过披毛犀的化石。生活时代大约距今12000~4000年之间。
 
渡渡鸟渡渡鸟(自十七世纪末灭绝)。渡渡鸟是一种不飞鸟,居住在毛里求斯岛。它站着有三英尺高(1米),以水果为食,生活在陆地。渡渡鸟自十七世纪中后期就已经灭绝了,这个可以归功于人类的活动。渡渡鸟,学名:Raphuscucullatus。鸠鸽目(Columbiformes,有时画为孤鸽目(Raphiformes)孤鸽科(Raphidae)鸟类。原产毛里西斯,1681年已经绝灭。渡渡鸟不能飞行。该科包含3个种,其他两种是留尼旺岛(Reunion)的留尼旺孤鸽(R.solitarius,1746年绝灭)和罗德里格斯岛(Rodrigues)的罗德里格斯孤鸽(Pezophapssolitaria,约1790年绝灭)。渡渡鸟体大于吐绶鸡,重达23公斤左右(约50磅)。体羽蓝灰色、头大。嘴长23公分(9吋),淡黑色,具淡红色鞘形成钩尖。翅小而不能飞。脚强壮,黄色,脚後端高处有一束弯曲的羽毛。留尼旺孤鸽可能是渡渡鸟的白化变种。罗德里格斯孤鸽淡褐色,体较高较细,头较小,嘴短而无厚钩尖,翼上有隆突。现於牛津大学保存一个渡渡鸟的头和脚,大英博物馆只保存一只脚,哥本哈根保存有一个头。欧、美和模里西斯若干博物馆保存有多少是完整的骨骼。孤鸽的许多骨骼亦被保存下来。

大地懒大地懒是最大的地懒,见于更新世中美洲和南美洲。双足行走,在林地和草地食草。前肢大,后肢短但体积不小。趾具爪,行走时以足外缘着地。大地懒高约6米,重达4吨。大地懒灭绝的时间相对较近,这意味着科学家能找到几种地懒的毛样本,因为毛是DNA非常好的来源。那么我们是否有可能看到大地懒基因组公布吗?加拿大麦马斯特大学的赫德里克·庞纳说:“当然。”庞纳从距今约3万年前的大地懒粪便化石中萃取了DNA。复活这种动物的难点可能在于缺乏合适的替代性动物。它的活着的最近的亲戚是三足树懒,相比之下,这种动物体型很小。科学家们可能使用三足树懒的卵合成大地懒的胚晶,但是,胎儿将很快大得大过它的“代孕妈妈”。

爱尔兰麋爱尔兰麋,已绝灭的大角鹿属(Megaloceros)的巨麋。化石通常见于欧洲和亚洲的更新统(160万年前至1万年前)。大小约如现代驼鹿,具有已知鹿类中最大的角(有些个体中宽4公尺)。与现代麋的角不同,主要部分呈厚板状,并伸出一系列尖角状的突出物,即鹿角尖。大角鹿属有几个已知的种,其中产自爱尔兰和丹麦的种最大。大角鹿可能残存到西元前700年,或者甚至西元前500年。爱尔兰麋鹿是一种鹿而不是一种麋,与之血缘关系最近的是个头相对来说很小的扁角鹿,在大约1000万年前,它们走向各自的进化之路。两种鹿之间的巨大差异意味着,很难找到一种方式,让一个完成的基因组最终变成一个鲜活的能呼吸的生命。为了寻找和猎杀爱尔兰麋鹿(又称大角鹿)这种生活在更新世的巨兽,疯狂的猎鹿人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一度在欧洲定居的爱尔兰麋鹿最终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走向灭绝。


恐鸟恐鸟(Dinornithidae)曾是新西兰众多鸟类中最大的一种,平均身高有3m,比现在的鸵鸟还要高。恐鸟除了腹部是黄色羽毛之外,其他全部是黄黑色相间。虽然恐鸟的上肢和鸵鸟一样已经退化,但它的身躯肥大,下肢粗短,因此奔跑能力远不及鸵鸟。恐鸟与鸵鸟的最大区别是:它的脖子有羽毛覆盖,而鸵鸟的脖子是秃裸的,并且比恐鸟的脖子要长;它是三根脚趾,而鸵鸟是两根脚趾。一些人怀疑恐鸟已经绝种,偶尔有推论认为恐鸟仍然生存在新西兰南岛西海岸的某个森林深处。神秘动物学者与其他人不断的搜寻它们,不过目前仍然没有直接证据或标本曾经被找到,他们的努力也被认为是不科学的。1993年1月,在新西兰南岛西海岸, Paddy Freaney、 Sam Waby 和 Rochelle Rafferty 宣称他们看见一只像恐鸟的鸟类。不过在分析他们所提供的模糊照片后, 认为那只是一只较大的鸟或一只红鹿。这个事件被认为是一场骗局,尤其 Freaney还是一名旅馆老板,或许只是为了要吸引游客。恐鸟被认为不太可能存活到今日,因为它们是该区域体型相当大的鸟类,而且该区也常被猎人或登山客拜访。但 Freaney 举短翅水鸡的发现的的例子来证明新西兰仍然有可能有其他尚未发现的鸟类的存在。虽然如此,鸡大小的鸟类或许可以成功避开人类,不过像恐鸟那么大的鸟类很难做到这点。短翅水鸡会被发现是由于其足迹被辨认出来,不过现在仍然没有可信的恐鸟足迹的报告。恐鸟是新生时代的产物,很早就灭绝了。牵涉到新生时代动物的大灭绝,灭绝原因众说氛围。